倦怠

      最近真的很奇怪很奇怪,從來從來沒發生過,我竟會對身邊的小朋友開始感到厭煩。也許有些人會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小孩皮到惹人厭是很多人都會抱怨的事。可是我就是很喜歡小孩呀,從小到大去別人家如果有小孩,我幾乎都是優先選擇跟小孩混在一起,無論他們是內向安靜或調皮難搞,最後我總有辦法跟他們兜在一塊兒,或者不厭其煩照顧最需要的那一方,當然,孩子通常對我也會很不錯。但這幾天我突然變得很怕聽小孩的聲音、包括從他們意圖進我房間,小鴨就焦躁不安,甚至示意小鴨的妹妹把他們通通帶離小鴨的視線,更別提他們在小鴨正坐著打電腦的椅子上跳來跳去,真的很煩很煩,很想把他們通通攆出去,但又怕他們跌倒受傷,我也不敢隨便從椅子離開,就還是讓他們玩得開心,但小朋友真的跌倒了,小鴨還是摸著小朋友的小腳丫邊罵邊秀,其實還是擔心他們會危險。看著腳丫子受傷的小朋友變得要爬上爬下我家的樓梯來減低疼痛,小鴨疼在心裡有多不忍。吃飯時刻本想隨便呈一碗飯夾個幾道菜就帶上樓迅速遠離小朋友的世界,但看到三四歲的小女孩手握著筷子坐在餐桌前發呆,小鴨看到旁邊還有空位卻還是忍不住坐了下來開始幫小女孩把食物切成小小塊餵她吃飯,看著小女孩一邊吃飯卻一邊一手抵著下巴,眼睛已快瞇成一直線,一副就是快要睡著的模樣,配上紅嘟嘟的兩頰真的是好可愛好可愛唷,但還是很怕她突然睡著噎到,問她幾次是不是想睡了卻一直猛搖頭,可是過沒多久飯還沒吃完就還是用著綁著可愛的兩束頭髮倒在小鴨的懷中,真是還是好喜歡小朋友怎麼可以這麼天真可愛呢!

      我想我生病了…同事說我最近脾氣變得暴躁,小鴨也覺得自己愈來愈沒耐心,長久以來控制脾氣對小鴨而言一直是跟吞口水一樣再簡單自然不過的事,除了跟身邊的人會表現最直接的情緒外,如果沒有必要,小鴨寧願還是帶給大家快樂的一面,跟小鴨熟的人都知道小鴨是很沒神經的個性,很多事在別人聽到遇到早就罵的牙癢癢,而小鴨卻還能置身室外宛如跟自己無關般的繼續前進、繼續埋首其中,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真的沒感覺嗎?有時候小鴨是真的沒察覺,有些跟自己生命安全健康有關的事我行我素慣了,長久以來都習慣一個人的形式在生活,小鴨不知道小鴨的所作所為原來會讓大家那麼操心,就算曾經知道,也可能都習慣式忽略,因為覺得自己並沒有妨礙任何人甚至傷害任何人,那為什麼不讓我保持原狀。而有些事或許是我真的知道你們對我做了什麼,甚至在你們冠冕堂皇的說法背後其實隱藏著的是最被人詬病的答案,小鴨卻仍夠裝作沒事繼續做小鴨該做的事,甚至超出體力、精力或能力範圍外的事。當然我也會很不舒服,但我知道我比他們幸運,我能夠很快的轉移這些不愉快的情緒(除了一直不斷被施加的那種例外外),那為什麼要假手他人繼續承擔,惡性循環,你來我往、唇槍舌劍呢!當然有些人就沒那麼幸運了,當被施加的對象不是我而是別人時,我這個旁觀者能做的其實也很有限,有些事你只能提醒提攜,但雙方只要剛好形成一方想不通,另一方也不肯罷手,那這情勢勢必是箭拔弩張,愈演愈烈,導致水火不容,甚至悲劇收場。

      但更可悲的是當我們深陷其中,而其中一方卻怎樣都堅持他的立場不肯放手妥協任何事的時候,卻沒有任何適當的人告訴對方他的觀念有問題時,那種感覺真的很無助,很多觀念不是只要表面光鮮亮麗,很多細節以及面對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狀況,其實模式做法都可能大不同,侷限於某個結果卻忽略了人情世故,這對任何人都是不公平,甚至會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的。這些年我想了很多,即使是面對最親的人,沒有人必要都理所當然接受你的負面情緒,尤其是情緒性用字,即使你的出發點是為了對方好亦然。

      有捨才有得是再耳熟能詳不過的話了,但多少人為了貪嗔癡還在迷惘,還在舉棋不定,無法放下,當然我們大部份人都仍是這樣,否則我們都修道成仙了=.=,可是世事萬物仍有一套前人已訂大家幾乎都能接受的標準,當然隨著時代的變遷或許有些已不合時宜,但很多基本的仍可奉為圭臬,畢竟天地萬物都有一套運行的準則,硬要打散它,只是讓世界平衡變得渾沌,但最終仍會達成平衡,只是一個小小的本體或動作將可決定於是被吸收或放大。念哉!

廣告

About this entry